歡迎您訪問:中國民主建國會遼寧省委員會  |  遼寧民建 關于我們  |   加入收藏  |  設為首頁  |  聯系民建
戲曲
您現在的位置:科创板股票涨跌幅 > 文化園地 > 戲曲

股票涨跌百分比怎么计算:肝膽相照(七場話劇)

作者:舒良誠  信息來源:中國民建  發布時間:2015-04-18

科创板股票涨跌幅 www.979172.live 黃炎培是一位杰出的民主斗士,忠誠的愛國主義者,著名的政治活動家和中國職業教育的先驅,新中國德高望重的老一輩國家領導人之一。也是中國共產黨長期風雨同舟,休戚與共的親密朋友。他和新中國的締造者、偉大領袖毛澤東有著非同尋常的友誼。

場 序
序幕
第一場 重慶,黃炎培住處。(菁園)一九四五年六月下旬。
重慶,黃炎培住處。(菁園)一九四五年六月下旬。
第二場 延安,毛主席窯洞前。一九四五年七月上旬。
延安,毛主席窯洞前,四天后。
第三場 重慶,黃炎培住處。(菁園)一九四五年七月上旬。
第四場 重慶,遷川六廠聯合辦事處。一九四五年九月下旬。
第五場 上海,紅棉酒家。一九四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夜。
第六場 上海,常熟路黃炎培住處。一九四九年二月中旬。
第七場 北京,雙清別墅。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六日。
北京,雙清別墅。一九四九年九月下旬。
尾聲 一九四九年十月十九日。

時間:一九四五年五月———一九四九年十月

《主題歌:肝膽相照》
巍巍大中華,
鮮血染黃沙。
憂國憂民志士愿,
同建新國家。
鑄劍為犁耕荒土,
遍栽幸?;?;
巍巍大中華,
悠悠億萬家。
壯士神州鮮血灑
舍生為國家。
肝膽相照譜華章
一曲浪淘沙。
登場人物:

黃炎培:中國民主建國會創始人。
毛澤東:中共中央主席。
周恩來:中共中央副主席、政務院總理。
姚維鈞:黃炎培妻子。
冷 遹:國民參政員、黃炎培的摯友、職教派領袖之一。
黃競武:黃炎培次子。
王世杰:國民政府外交部長,國民參政會秘書長。
傅斯年:國民參政員、學者。
盛丕華:中國民主建國會早期領導人之一,著名實業家。
孫起孟:中國民主建國會早期領導人之一
章乃器:中國民主建國會早期領導人之一。
胡厥文:中國民主建國會早期領導人之一。
胡子昂:中國民主建國會早期領導人之一。
褚輔成:國民參政員、國民黨老黨員。
左舜生:國民參政員、青年黨代表。
章伯鈞:國民參政員、第三黨代表。(后改為農工民主黨)
衛士小李:
警衛戰士:
特務甲、乙。
服務生



序幕
《主體歌》(上半闕)巍巍大中華,
鮮血染黃沙。
憂國憂民志士愿,
同建新國家。
鑄劍為犁耕荒土,
遍栽幸?;?;
[背景上映出楷書大字,“長期共存 互相監督 肝膽相照 榮辱與共”
[畫外音后,背景變黑,一束特寫光在舞臺中照出一個圓亮點,站著毛澤東,他手持香煙,長長吐了一口。
毛澤東 經過八年的抗戰,日本帝國主義在中國的失敗已成定局。中國向何處去呢?我們面臨著兩種前途、兩種命運兩種前途的決戰,我們要成立由人民革命力量為主體的聯合政府,建立一個自由民主的新國家。
[另一束特寫光照在舞臺另一側,站著黃炎培。
黃炎培 世人都說我們想得太天真了。蔣先生怎么會聽我們這些文人的意見,不去打共產黨呢?我們要呼吁國共雙方,不能再打了!救救苦戰八年,一息尚存的老百姓吧。都 說我們是中間派,中間派有什么不好?真要是說服國共兩黨化干戈為玉帛,鑄劍為犁,那將是民族之幸,國家之幸,百姓之幸。
[黃炎培表演區收光。
(暗轉)

(畫外音) 抗日戰爭勝利前夕的一九四五年四月,共產黨在延安召開七大,提出成立由人民革命力量為主體的聯合政府。五月,國民黨召開六次代表大會,強調只有消滅中共才能實現建國目標,黃炎培等民主人士,開始了新的探索。

第一場
[人物:黃炎培、姚維鈞、冷遹、黃競武、褚輔成、王世杰。
[背景是重慶山城的景觀,近處為重慶“菁園”黃炎培住處。
[近景為一寫字臺,有臺燈,椅子、圓桌。墻上條幅是黃炎培親筆書法“理必求真、事必求是、言必守信、行必踏實?!?
[黃炎培伏案疾書,站起身,走到窗前。
黃炎培 (舒展一下身軀。吟詩)
早從不息識天行,
亦仰猶龍悟不爭。
憂國心腸三合作,
照人肝膽兩同盟?!?
[夫人姚維鈞捧茶上場。
姚維鈞 先生,天太熱了,您休息一會吧,請用茶。
黃炎培 維鈞吶,你我已經結婚三年了。不必這么客氣,以后不必再稱先生了。
姚維鈞 在維鈞心中您不僅是我的丈夫,是我永遠尊敬的師長,我愿永遠舉案齊眉、相敬如賓。
黃炎培 相敬如賓有時會拉開了夫妻之間的距離。應該是相濡以沫,互敬互愛。
姚維鈞 先生的見解,總會高出別人一籌。
黃炎培 你太夸獎了,我雖然年僅古稀,可有時還像一個孩子。你走進我的生活,給我帶來了青春的活力。鼓舞了我的斗志。你的確是一位了不起的才女,給我的幫助太大了。
姚維鈞 先生夸獎了。
黃炎培 怎么又稱先生?
姚維鈞 哦,一時改不過來。您剛才又在吟詩?
黃炎培 不,這是我起草一紙電文,想到幾年前一首舊作,有些感慨,隨口吟出,最近我們幾個國民政府的參政員,準備去一趟延安。
姚維鈞 延安?那不是共產黨的地方嗎?
黃炎培 是啊,日本投降是早晚的事,全國人民都盼望著和平建國,廣大的民族工商業者盼望著國家能和平統一、國家能走上民主自由的道路,可是國共兩黨勢同水火,一心 要消滅共產黨,聽說共產黨控制的解放區,政治開明,人民安居樂業,政府方面卻把延安說成匪區,我們想去一趟,了解一下那里的實情。
姚維鈞 這八年抗戰當中,共產黨確實出了不少力啊。
黃炎培 我就是要弄個明白,中共方面是否有誠意與政府方面和談。我今天就約了冷遹兄和褚輔成褚老,一同商量去延安的事。
[敲門聲,黃炎培起身。
黃炎培 定是冷遹兄來了。
姚維鈞 我去開門。
[姚維鈞開門,冷遹上。
冷 遹 炎培兄。
黃炎培 來,來咱們商量商量,去一趟延安的事。今天中共代表王若飛給我送帶來一份文件,是共產黨領袖毛澤東主席在中共七大上做的報告,題名為《論聯合政府》。讓咱們研究一下共產黨的方針大計。
冷 遹 聽說蔣主席大為光火,在國民黨的六大上說中共要組織聯合政府無異于
推翻政府,提出只有消滅共產黨才能和平建國,致使雙方談判陷于僵局。
黃炎培 勢同水火呀,我根據咱們的意思,起草了一份電文,你看看。
冷 遹 (念電文)“延安、毛澤東、周恩來先生惠鑒:團結問題之政治解決,久為國人所渴望。茲鑒于國際國內一般情勢,惟有從速恢復商談,促成團結。不惟抗戰得早獲 勝,建國新猷亦基于此。敬掬公意,佇候明教。褚輔成、黃炎培、冷遹、王云五、傅斯年、左舜生、章伯鈞?!?好,不過最好還是取得蔣委員長的同意。
姚維鈞 蔣委員長會同意嗎?
黃炎培 御秋兄,我們要說服蔣先生,我們去延安看個究竟,就是要看看中共與政府方面究竟誰是誰非?
冷 遹 如果蔣委員長正式批準,那是再好不過了。
黃炎培 我們這些人愿在國、共雙方中充當調停人。為國家民眾利益,真的應當坐下來商談,而不要兵戎相見。
黃炎培 訪問延安,是我一個宿愿,我個人信奉凡事百聞不如一見,耳聞是虛,眼見是實。一九三六年我從上海飛西安轉百靈廟去勞軍,就想順便去陜北,可惜未能成行。一 九四零年陳嘉庚到重慶來,和我徹夜長談。談到國共合作,他是極為關切,他說國共若不幸破裂而內戰,則讓海外僑胞失望,公私匯款都會急劇減少,他希望我以調 停人身份多多出力。當時我們二人都有此愿望,可惜也未能成行。
冷 遹 這回我們一定要去。
姚維鈞 恐怕蔣委員長不批準。
黃炎培 那我們以私人身份也要去。
冷 遹 云五先生總是怕到了蔣先生那里碰壁。
黃炎培 我跟云霧先生說了,碰壁,也要碰到壁。現在壁還沒碰到,我等掉頭就
跑,那是不可取的。明天咱們去見蔣委員長,面陳左舜生起草的三條意
見和要去延安考察的意向書。請蔣委員長做明確的答復。我就想弄清楚,
政府方面對于和共產黨的合作問題有什么打算?
黃炎培 那我們明天與褚輔成、左舜生、章伯鈞一同商量此事。那明天在嘉廬一號輔城兄那里見面。
冷 遹 我去通知他們幾位。時候不早了,我先告辭了。
黃炎培 好吧。
[姚維鈞送冷遹下,警報聲起,燈滅。
姚維鈞 又停電了。(姚維鈞找到蠟燭,點上。)
黃炎培 (拿起那冊《論聯合政府》念出聲來)論聯合政府,在中共中央七大的政治報告……毛澤東。
(暗轉)
[幾天后,仍是黃炎培家,下午。敲門聲,姚維鈞開門,黃競武上。
黃競武 姚阿姨,您好。
姚維鈞 競武來了。
黃競武 我父親呢?
姚維鈞 去褚輔成褚老那里商量去延安的事。為了去延安,昨天見了蔣委員長。
黃競武 蔣委員長同意嗎?
姚維鈞 聽說蔣委員長不置可否。
黃競武 父親一定不甘心。
姚維鈞 事情沒有完全絕望,他們七位參政員表示,以個人的名義也要去一趟延安,他主張凡事必須親歷親為。
黃競武 這是父親的一貫性格,他主張的做人格言是理必求真、事必求是、言必守信、行必踏實。
[給黃競武倒了一杯水。
黃競武 謝謝,父親年紀大了飲食起居多虧您來照應。
姚維鈞 這是應該的。
[黃炎培、褚輔成、冷遹上。
姚維鈞 褚老、冷先生。
黃競武 父親、褚老伯父、冷叔叔。
黃炎培 競武來了。
黃競武 公事出差到重慶,順便來看看您。
姚維鈞 幾位請坐。
[大家落座。
黃炎培 昨天見蔣委員長,對我們也就是敷衍一番。
褚輔成 那只好以個人名義去一趟了。
[姚維鈞給大家斟茶。
褚輔成 能夠取得他的認可,延安之行方可有把握,對國人也就有說服力了。
冷 遹 王部長不是說今天給與答復嗎。
黃炎培 延安毛先生的電報已經來了。您看。(從寫字臺上拿起電文,交給褚輔成)
褚輔成 (接過電文)“倘因人民渴望團結,諸公熱心呼吁,促使當局覺醒,放棄一黨專政,召開黨派會議,商組聯合政府,并立即實行最迫切的民主改革。則敝黨無不樂于商談。諸公專臨延安賜教,不勝歡迎之至,何日啟程,乞發電示。掃榻以待,不盡欲言?!?
黃炎培 毛先生那里掃榻以待,我們不能猶豫不決。
[敲門聲?;憑何淇?。王世杰上。
褚輔成 王部長。
王世杰 黃任老、褚老先生也在,冷先生也在??蠢匆歡ㄊ塹冉背さ拇鷥??
黃炎培 世杰兄,我們當然希望蔣委員能批準,我等合理合法的去。
姚維鈞 您請坐。
王世杰 謝謝,這位是?
黃炎培 這是次子競武,這位是參政會的秘書長、國民政府外交部長王世杰先生。
黃競武 王部長,請坐。
[王世杰落座。
王世杰 蔣委員長真是器重你們幾位老先生。我說諸位,以世杰之見,延安不去也罷;延安是什么地方?那是共黨的巢穴。
黃炎培 那依世杰兄所說。延安之行就作罷了?
王世杰 諸位都是有大智慧的賢人,這還用得著我來說明嗎?
冷 遹 蔣委員長不是同意嗎。
王世杰 延安是蔣委員長的眼中釘,心頭之患呀!
黃炎培 蔣委員長說過這樣的話嗎?
王世杰 兩國交兵,各為其主啊。
黃炎培 世杰兄,此言大謬矣。誰說兩國交兵,國民黨、共產黨不都是中國人嘛!我看雙方應以兄弟相稱?《詩經》云:兄弟鬩于墻,外御其侮,我看應該是這樣才對。
王世杰 我也是好心相勸。
黃炎培 好心相勸,也不該把國共兩黨稱為兩國。
褚輔成 我看蔣委員長不一定這么固執,非要打內戰不可。
王世杰 可是共產黨卻有推翻政府之嫌哪!諸位可不要偏袒共黨。
黃炎培 我等作為政府之參政員決不會偏袒。明確說,我們愿意當這個中間派。
冷 遹 黃老的意思也代表我的意思,不左不右。要居中調停。
王世杰 居中調停,延安的共產黨會聽你們的嗎?
王世杰 委員長的脾氣我可是領教過的,今天雖然是同意你們去了,但是!它究
竟是什么么想法?你們清楚嗎?可千萬別說我王世杰不提醒各位。
黃炎培 我們就想弄清楚,政府方面對于和共產黨的合作問題有什么打算?
王世杰 政府是很寬容的,中共想搞個聯合政府,說穿了就是要消滅政府,由他們取而代之,你們都是文人,看不出他們的用意,他們的延安只不過是封建割據的一個堡壘。
黃炎培 這與炎培所聞大相徑庭。
王世杰 我知道幾位是不到黃河不死心,你們可以到延安去看一看,你們去了就知道他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中共方面6月16日發表聲明,宣布不參加即將召開的國民參政會,還說政府方面分裂人民,準備內戰……這說明什么?說明他們沒有誠意??!
王世杰 你們幾位老先生真是多事,硬要干預蔣委員長的決策,不過有這樣的文人出面調停,對國共雙方也有好處,蔣委員長寬大為懷,同意你們前去延安考察,不過,我以參政會秘書長的名義通知幾位,你們不是受參政會公派,完全是以個人的名義前去。
黃炎培 好,不論以什么名義,同意我們前去就好。
褚輔成 看來和談還是有希望的。
黃炎培 延安之行我們是一定要去,世杰兄,既然委員長已經批準了,您就不要
節外生枝了。俗話說,百聞不如一見,若真如世杰兄所言,我們也會拿
出一個明確的態度來。
王世杰 黃任老……告訴您一件好事。
黃炎培 好事?
王世杰 委員長一向敬重您,他指示世杰,從軍方調來一架小飛機,供幾位老先
生使用。
黃炎培 那我等謝謝委員長了。
王世杰 唉,前途莫測呀?
(暗轉)

(畫外音) 四五年的七月一日,也就是紀念中國共產黨誕生的紀念日,黃炎培
等一行6人,乘坐國民政府派出的軍用飛機來到延安,去感受這里發生
的一切。

第二場
人物:毛澤東、周恩來、黃炎培、姚維鈞、冷遹、傅斯年、褚輔成、王世杰、左舜生、章伯鈞、小李、戰士。
[ 延安,中午,毛主席住的窯洞。
[戰士用掃帚在打掃,幕后笑語聲喧,小李上。
小 李 (對幕后)幾位老先生,請。
[內周恩來聲:幾位先生請。褚輔成、冷遹、章伯鈞、傅斯年、左舜生等上。周恩來上,毛澤東與黃炎培隨后上。
周恩來 這孔窯洞是毛主席辦公和居住的地方,歡迎大家來看看,各位參政員先生,我們這里條件比不上重慶,實在是委屈各位參政員先生了。
黃炎培 感謝毛先生、周先生熱情接待,沒想到中共高層四十幾位,全部到機場歡迎我們!真讓我們感動??!
周恩來 我來介紹一下,這位是褚輔成先生,國民黨老黨員。冷遹先生和黃任老同是職教派的領袖。這位是傅斯年先生,著名學者。這位是民盟中青年黨代表左舜生先生。章伯鈞先生是第三黨的代表。他們六位都是國民參政員。
毛澤東 不是說一共七位嗎,怎么少了一個人呀。
黃炎培 噢,王云五先生昨夜忽然生病,所以沒能一起來。
毛澤東 對你們六位參政員先生的到來,我毛澤東代表中共中央、陜甘寧邊區政府表示歡迎啊。
褚輔成 毛先生太客氣,我們此行,無非敦促國共兩黨達成共識,和平建國。
章伯鈞 我們幾位參政員這次來,一是來了解一下延安,二來是想呼吁貴黨,不
要與政府為敵,我們也呼吁政府也不要企圖消滅貴黨,攜手建國,和平
共處。
毛澤東 章伯鈞先生快人快語呀。
章伯鈞 只要國共攜手,中國就有希望。
毛澤東 黃任老,國共雙方商談的大門并沒有關上,但是門外有一塊絆腳的大石給擋住了。這塊大石就是國民大會。
黃炎培 我等也是這樣看,甩開共產黨召開所謂的國民大會,肯定是非法的。我們來延安有兩個目的,就是想促成全國各黨派的團結,二來,想到延安走一走,看一看。
毛澤東 歡迎各位隨便看一看。
周恩來 諸位的意愿我們一定滿足,安排各位到延安各處走一走,看一看。
黃炎培 我們可以看哪些地方?
毛澤東 我們這里政治清明,無一處不可讓人看,無一事不可與人談啊。
傅斯年 涉及貴黨機密我們也不過問,我們只想呼吁貴黨與政府誠心談判,共商國是。
毛澤東 你們幾位都是參加過辛亥革命的前輩,傅先生還是同盟會的老先生。
傅斯年 哪里,我們不過是陳勝吳廣,您和蔣先生才是劉邦項羽。
毛澤東 我就是毛澤東,我也不做劉邦,希望蔣先生也不要做那位西楚霸王??!
眾 人 哈哈哈哈。
黃炎培 毛先生,剛才我們一下飛機,您對我說了一句,與我二十五年沒見了,炎培不解其意,我可是第一次與您見面啊。
毛澤東 黃任老有所不知呀,一九二零年五月,江蘇省教育會歡迎杜威博士,你老登臺演講,講的是中國教育的弊端,提倡職業教育,倡導勞工神圣,在那一大群聽眾中,有一個二十八歲的鄉下青年,大受啟發,那就是我毛澤東呀。
冷 遹 任之兄,真為你該感到自豪啊,二十五年前的聽眾里,居然出了一個日后的中共領袖。
黃炎培 三生有幸。
傅斯年 看來毛先生和黃老是大有三生緣的。
毛澤東 我和黃任老是緣份的。那次聽了您的演講,我是受益非淺,終身難忘??!
黃炎培 感謝毛先生的支持,炎培之理想,是經過職業教育得以推廣……將來做到學校無不用之人材,社會無不學之執業,國無不教之民,民無不禾之生,乃至野無曠土,肆無窺器,市無游氓。因之而社會國家秩序于以大寧,基礎于以確立。
毛澤東 恩來,黃先生的思想要好好學習。國家建設用的上啊。
周恩來 是。
毛澤東 六位先生的行程怎么安排的?
周恩來 先請大家休息,下午去參觀,晚上由中央設宴,給各位先生接風。
毛澤東 盡量滿足各位先生的要求。
小 李 主席。(擺上兩只板凳)
毛澤東 好。褚老請坐。
[毛澤東攙扶褚輔成坐下。
周恩來 是?;迫衛銜腋嵋桓鋈?,您認識吧,范文瀾。
黃炎培 范文瀾
黃炎培 范文瀾?四十二年前浦東中學的學生。
周恩來 對,他現在是延安魯藝學院的教授了。
周恩來 對,還有陳毅將軍、周揚、張仲實,他們都是浦東中學的學生,一會兒都要來拜訪您,。
黃炎培 哎呀呀,沒想到,我在延安見到這么多故人。
毛澤東 您老的浦東中學,是教育界的典范,稱得起桃李滿天下啊,恩來,你有所不知,徐特立先生是我的老師,黃任老又是徐特立的老師,算起來,您是我的師爺啦。
[眾人放聲大笑。
黃炎培 不敢當不敢當,那是徐老謙虛,事實上,僅僅聽過我一次課。
傅斯年 毛先生,傅某久聞毛先生的書法大氣磅礴,狂草尤佳,可否賜老朽一幅
墨寶?
毛主席 先生面前,怎敢班門弄斧。容我想一想寫些什么?
周恩來 主席,時間不早了,請幾位用餐吧。
毛主席 好,我們去用餐,這里比不上你們重慶南京那些大飯店的豪華宴席,但這些飯菜都是我們延安軍民大生產的豐收果實??!
眾 人 哈哈哈哈……
[眾人下。
(暗轉)
[四天后,延安,深夜,毛主席住的窯洞。
[窯洞內油燈閃亮,映出毛主席辦公的身影,警衛小李上。
小 李 主席,黃炎培先生到了。
[毛澤東從窯洞內出來。
毛澤東 好,快請?
[黃炎培上。
黃炎培 毛先生。
毛澤東 歡迎歡迎啊。
黃炎培 深夜造訪,炎培失禮啦。
毛澤東 大駕光臨,必有見教啊,我這里早已是掃榻以待,請。小李,重慶來的其他客人也要照顧好啊。
小 李 已經安排妥了。
毛澤東 黃任老,請坐。聽說您一直強調不左袒,不右傾,要走一條中間路線?
黃炎培 是啊,愿聞毛先生高見。
毛澤東 我毛澤東看,這條中間路線是走不通嘍。
黃炎培 炎培以為這條路線還是適合當前形勢的。
毛澤東 我們兩個人的觀點就用時間來證明吧。
黃炎培 我們試目以待。
毛澤東 黃任老怎么看當前的形勢和中國的前途。
黃炎培 我以為,關于中國前途問題,我考慮有四個結果,一是國消滅了共,二是共消滅了國,三是國共分治,第四是國共合作。再也不會出現第五種方式了。
毛澤東 噢,愿聞黃任老高見??!
黃炎培 現在這第一、第二種方式不可能,國共兩黨誰也消滅不了誰,第三種分治,分治那還成為國家嗎?那就只有合作了,我自始至終都是主張國共合作的啊,炎培以為,只要國共攜手,中國就有希望。
毛澤東 好,好,黃老的高見是為了中華民族的利益著想。
黃炎培 所謂政協路線,非政協路線,區別就在這一點上,除去這個方式,實在找不出其他合理的方式來解決國共問題。
毛澤東 這次你們到延安來都看到了什么,有何感想?
黃炎培 我看到了一種精神,讓我感慨良多啊,我看見你們的司令員帶頭紡線,看見了你們的抗大學生席地而坐,用膝蓋當書桌,你們的官兵為老百姓挑水、劈柴、掃院子像 一家人一樣。實在讓黃某想不到的是在延安還見到了許多故人,陳毅將軍、范文瀾教授,我教過他們呀。他們都提起了二十多年前我的演講,居然還記得這么清楚。
毛澤東 我們中國共產黨人是不忘師恩的。
小 李 主席。
毛澤東 小李,這位是大名鼎鼎的教育家黃炎培先生。
小 李 黃先生好。
黃炎培 你好呀。
毛澤東 黃老,您還記得這幅畫嗎?
黃炎培 這幅畫怎么會在您這里?
毛澤東 這幅畫是陳毅將軍從沈鈞儒沈老那里要來送給我的,我非常喜歡。
小 李 主席,這張畫上是一只酒壺,幾只空酒杯,看不明白。
毛澤東 你讀一讀那首詩。
小 李 (讀畫上的詩)“喧傳有客過茅臺,什么酒……。
毛澤東 釀酒,釀酒池中洗腳來,接著念。
小 李 喧傳有客過茅臺,釀酒池中洗腳來,是真是假我不管,天寒且飲二三杯。
主席,這是什么意思?
毛澤東 做這詩的大詩人就在這里,向他當面請教好了。
黃炎培 有一次我在沈鈞儒沈老家里吃酒,說起紅軍長征時,國民黨方面有人造謠,談紅軍將士不明事理,在茅臺鎮釀酒池中洗腳,沈二公子沈叔羊畫了這幅畫,我寫了這首打油詩。
毛澤東 知我紅軍者黃炎培先生也,長征時期能為紅軍說話的,空谷足音,能有幾人?
黃炎培 見笑見笑。
毛澤東 黃老你今晚來,又何指教呀。
黃炎培 是呀,老朽不才恐有冒犯。
毛澤東 沒關系,隨便講,隨便講。我們到屋里談好不好?
黃炎培 請。
毛澤東 深夜客來茶當酒。
黃炎培 燈前一敘待天明,請。
[二人進窯洞,[起音樂“山丹丹花開……”一戰士走上高臺站崗,二人
夜談的身影映在窗子上。另一戰士前來換崗,東方微明,黃炎培、毛澤
東從窯洞內出來。
黃炎培 與君一席話,勝讀十年書。
毛澤東 我毛澤東也是受益非淺。
黃炎培 我生六十多年,耳聞的不說,所親眼看見的,真所謂“其興也浡焉,其亡也忽焉。一人,一家,一團體,一地方,乃至一國,都沒能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力。
毛澤東 講下去,你講下去。
黃炎培 大凡創業初期都能聚精會神,沒有一事不用心,沒有一人不賣力,也許
艱難困苦,只有從萬死中覓取一生。既而環境好轉了,精神也就慢慢放
下了,有的因為歷時長久,自然地惰性發作,由少數人發展為多數,待
風氣養成,雖有大力無法扭轉,并且無法補救。歷代王朝如何,國民政
府又如何, “政怠宦成”者有之,“人亡政息”者有之,“求榮取辱者”
有之。總之都沒能跳出這個周期律呀。
毛澤東 這個周期律之說好的很,震聾發饋。
黃炎培 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,我是略略了解的,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,來
跳出這個周期律的支配。
毛澤東 我們已經找到一條路,我們中國共產黨能夠跳出這周期律,那就是民主,民主??!讓人民來監督政府,政府才不會松懈,只有讓人人都起來負責,就不會人亡政息啊。
黃炎培 這話是對的,只有把大政方針公之于民眾,個人的功業欲才不會發生,只有把每個地方的事,公之于那個地方的人,使得地地得人,人人得事,用民主去打破周期律怕是有效的。
毛澤東 孫中山先生講的“天下為公”就是這個意思,我們的這種主張是和孫中山先生的革命主張是完全一致的。
黃炎培 我拜讀過您的大作《論聯合政府》,您引用孫中山先生在中國國民黨第一次代表大會上的講話“今世各國所謂民權制度,往往為資產階級所專有,成為壓迫平民的工具,若國民黨之民權主義,則為一般平民所共有,非少數人所得而私也?!?
毛澤東 這是孫先生偉大的政治主張,中國人民,國民黨、我們共產黨及其它一切民主分子,必須尊重這個主張,而堅決實行之,并同一切違背和反對這個主張的任何人、任 何集團作堅決的斗爭?;迫衛?,我個人我們共產黨人期盼著你們這些賢才,各黨各派、榮辱與共,一同解決中國的問題、一同建立一個新的國家。
黃炎培 諸君能夠掃除疾弊以歷史為鑒,開一代新風的先河。跳出這個歷史的怪圈,那將是民族之幸,百姓之幸。
毛澤東 黃任老憂國憂民,誠乃國之賢才。
黃炎培 老朽不才愿為國家安寧,社會進步,盡我綿帛之力。此番延安之行,讓我們大開眼界,澄清了許多糊涂思想。原來在中國有這樣一個地方叫延安,有這樣一群志士仁人叫共產黨,中國的希望,就在你們這些人的身上啊。
[東方發白,站崗的戰士下。
毛澤東 天亮了。任之老,到我們的棗園去看看。
黃炎培 好啊。(二人登上高坡,四下環顧。吟誦)
飛下延安城外山,
萬家陶穴白云間。
相望雞犬聞聲里,
小試旌旗變色還。
毛澤東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啊?;迫衛?,咱們手挽著手,一起走。
黃炎培 好啊!
[二人挽手,從高坡后下,音樂啟。
(暗轉)
第三場
[人物:黃炎培、姚維鈞、傅斯年、冷遹、周恩來、特務三人、王世杰。
[八月底。重慶“菁園”黃炎培住處。
[黃炎培伏案寫作。姚維鈞正在整理一摞小冊子《延安歸來》
黃炎培 維鈞,沒想到這本小冊子,印了兩萬冊,居然三天之內就被搶購一空。
姚維鈞 人民群眾都想了解延安的真實情況。
黃炎培 這本書能這么快出版,還仰仗你執筆寫作。
姚維鈞 為先生效力還不是應該的。您可能也闖了一個禍,您發起簽名拒絕出版檢察法,一定惹惱了政府某些要員。
黃炎培 我跟他們各家都說過,你們放心,政府方面早已知道是我帶的頭,我來承擔,兵來將擋,水來土屯。
姚維鈞 您可要當心。
[傅斯年敲門。
黃炎培 可能是傅斯年先生,我約了他一同去政協開會。
姚維鈞 我去開門。(開門,傅斯年進門)
傅斯年 黃任老。
黃炎培 傅老請坐。
傅斯年 (伸大拇指)黃任老,你可是不得了,大作《延安歸來》,不但敢于宣傳共產黨,而且,你的拒檢運動,聯合了十六家有名的雜志社 ,發表了拒檢聯合聲明,你知道這個禍惹的有多大嗎?
黃炎培 怎么惹出事來啦?
傅斯年 政府方面揚言,在拒檢聲明上簽字的要被???,參與此事的人將逮捕法辦。
黃炎培 這沒什么?政府早已知道是我帶的頭,不會為難你們的,我黃炎培敢作敢當,兵來又將擋,水來用土屯。
傅斯年 聽說這件簽名的事是尚丁先生幫著辦的
黃炎培 是的,尚丁著烈日,到處奔波,去征求簽名。
傅斯年 你當心點吧。
黃炎培 多謝傅老的好意。
傅斯年 有件事我想告訴你,在延安時,我找毛先生要了一幅字?
黃炎培 毛先生給你寫了?
傅斯年 是臨上飛機時,他那個小警衛員塞給我的,你看。
[傅斯年拿出一幅書法。
黃炎培 ??!毛先生的狂草寫得如此之好,令人嘆服??純蔥吹檬鞘裁??
[二人將書法作品展放在字臺上。
傅斯年 (念)竹帛煙消帝業虛,
關河空鎖祖龍居。
坑灰未冷山東亂,
劉項原來不讀書。
錄張籍詩 斯年先生補壁 毛澤東。
黃炎培 真堪稱大手筆,字如其人文如其人。我怎么就沒想到討要一幅呢?
傅斯年 我是張口要的。我提了一句,我等不過是陳勝吳廣,您和蔣先生才是劉邦項羽,毛先生就給我抄了這么一首,我把話說下擱著,天下早晚是毛先生的。
黃炎培 我留下賞玩幾日,可否?
傅斯年 可以,不過要完璧歸趙,這可是一件墨寶。
[傅斯年將子交給黃炎培。
黃炎培 維鈞,《延安歸來》一共還剩下多少冊?
姚維鈞 沒有多少了,大約還有三十幾冊。
黃炎培 留下吧,回頭寄到上海競武那里。我和傅先生去一趟報社,把《老百姓不能再流血了》這篇文章交給他們。然后去參加政協會議和平建國綱領組第八次會議的討論。這字你收好。
[姚維鈞接過字。
姚維鈞 先生小心。
傅斯年 黃夫人再見。
[姚維鈞給黃炎培戴上草帽,黃炎培褚輔成下。
(暗轉)
[姚維鈞整理書稿。特務三人闖進來。
姚維鈞 你們是什么人?
特務甲 什么人?老子是上面派來的。
姚維鈞 你們要干什么?
特務甲 執行公務,把所有的門都打開,箱子打開,讓我們檢查。
姚維鈞 憑什么?
特務乙 喝!不服氣。你他媽的少廢話,打開。
特務丙 我們奉命搜查私藏的槍支彈藥?!?
特務甲 你必須無條件的配合?打開。
姚維鈞 這里是黃任老的家。它是堂堂的國民參政員,政協成員,你們這樣做,就不怕犯法?
特務乙 犯法?老子就是法。
特務甲 你說這是黃炎培的家?我知道,搜的就是他的家,動手?!?
  ?。鄄揮煞炙?,翻箱倒柜。姚維鈞上前阻攔辯理。特務們揚長而去。
  ?。厶匚竇追禱?。
特務甲 你就是貴陽大學的才女姚維鈞?嫁給黃炎培當續弦的?今天我就給你個面子,告訴黃某人,再跟政府作對,我們就不客氣了。
  ?。厶匚竇籽笱蟮靡獾叵?。
  ?。垡ξ炱鵒四欠?。
(暗轉)
[周恩來上。敲門。
[姚維鈞上,開門。
姚維鈞 周先生,快請進。
周恩來 黃夫人,聽說,您得住在被當局派人搜查了。我代表中共代表團向您表示慰問。
姚維鈞 謝謝周先生。
周恩來 黃老在家了嗎?
[黃炎培從里屋出來。
黃炎培 周先生,驚動您了,快快請坐。這件事,我在政協會上提出抗議了。民盟主席張瀾先生,直接上書蔣委員長。
周恩來 蔣委員長一定會說是底下人干的,一定追查嚴辦。
黃炎培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,是我寫的小冊子《延安歸來》惹惱了政府當局,這是給我來個樣兒瞧瞧。
[姚維鈞給周恩來上茶。
姚維鈞 周先生,請喝茶。
周恩來 謝謝。為了中國的前途,我們正在和國民黨政府談判, 中國人民很希望我們的談判能達成一致意見的。您的寫《老百姓不能再流血了》我看了,您說:希望在蔣委員長領導下長期合作,堅持避免內戰,建立獨立自由和富 強的新中國,徹底實現三民主義。對此,我們是很贊同的??墑?,您想過沒有?蔣先生是不是會聽從廣大愛國的民主人士的呼聲,放棄打內戰的部署?
黃炎培 這個?
周恩來 國民黨召開的六大明確提出不消滅共產黨就無法建國。他們為什么要排斥共產黨?召開國大,這一切都表明他們是在倒行逆施,妄圖建立一黨專政的獨裁政府。
黃炎培 所以,我們要抵制國民大會的召開。政府中必須有共產黨的應有的地位。
周恩來 您堅持正義,維護真理,您寫的《延安歸來》,我已經拜讀了。您用寫實的筆法記錄了延安之行的所見所聞,可國民政府天天造謠,把邊區形容成暗無天日的人間地 獄,用來蒙騙老百姓,而黃任老,您此次延安之行的結果告訴大家,共產黨的高級將領是什么樣子,陜甘寧邊區有沒有自由,民主和光明才是鐵的事實,又何況由您 這么一位大名鼎鼎的教育家成書,他們可就真的害怕嘍。
姚維鈞 黃任老真是恨不得讓所有的人正確地認識延安,認識共產黨。
周恩來 這正是反動派所不愿意看到的。
黃炎培 這些鼠輩真是禍國殃民,國民政府早晚斷送在他們手里。
周恩來 黃老,您要多保重。
[冷遹上敲門。姚維鈞開門。
冷 遹 黃夫人。
黃炎培 冷遹兄,周先生來看我來了。
冷 遹 周先生,行會幸會。
周恩來 好,好,人生相識即有緣啊。冷先生,我們又見面了。
冷 遹 黃任老,聽說你的住處,遭到國民黨特務的搜查?
黃炎培 是呀,周先生也是聽到消息專程前來慰問我的。
冷 遹 政府方面有什么說法?
黃炎培 我能指望政府方面說什么,這些雞鳴狗盜的伎倆非君子所為。
冷 遹 蔣委員長已經下令追查此事了。
黃炎培 周先生,據我所知,蔣委員長已經給延安的毛先生發了邀請,來重慶談判。不知道毛先生會不會前來?
周恩來 我想為了國家的利益,他一定會來的。
黃炎培 毛先生能親臨重慶談判,堪稱大智大勇,您就不怕這是個鴻門宴嗎?
周恩來 蔣先生要是擺個鴻門宴,他自己不就成了楚霸王了嗎?
黃炎培 國共兩黨免動刀兵,全仰仗著毛先生了。
黃炎培 恕炎培冒昧,你們中共和毛先生一定要拿出最大的誠意與政府方面和談。現在有一個鐵的事實,那就是雙方的軍隊正在嚴重沖突。我們必須救救苦戰八年、一息尚存的老百姓,千萬千萬不能再打了。
周恩來 黃任老,我們共產黨一定為了中國的老百姓找一條和平的出路。
黃炎培 好啊,希望貴黨能力挽狂瀾,救民于倒懸。
冷 遹 但愿能談出個和平民主建國的前途來。
周恩來 那就看蔣委員長的誠意啦。
黃炎培 雙方一定要克制,以民眾的意愿為出發點,達成共識。
周恩來 只要蔣委員長肯放棄消滅我們的政策,為了全民族的和平,為了老百姓的利益,我們可以做最大的讓步。
周恩來 黃老于憂國憂民之時,能有此認識誠乃可貴,晚上還有重要的會議,黃任老、冷先生、黃夫人、我先告辭了。
[周恩來起身告辭。
姚維鈞 我送您。
黃炎培 周先生保重。
[姚維鈞送周恩來下。
冷 遹 黃老,您看國共和談的前景如何?
黃炎培 今日之共產黨,委員長所捏拿過一廂情愿能消滅的了,一方面他們集合中會民族的精英,他們是一股健康向上的力量。
冷 遹 共產黨的開明清廉,讓我們佩服啊,雖然我們只去了五天,真是看到了
中國的希望??蠢唇窈笪頤腔夠岣膊炒蚪壞?。
黃炎培 我們醞釀成立一個新政黨的想法,冷遹兄以為如何?
冷 遹 我跟施復亮、楊衛玉、昨天還談到這個話題,覺得很有必要。
黃炎培 現在通貨膨脹,物價上漲,經濟每況愈下,廣大的工商業者受到的管制,政府重稅、高利貸和貪官污吏的壓榨勒索太甚,大部分工商企業日趨衰落、朝不保夕。許多 實業家感到實業救國的理想并不能挽救國家和民族的命運。萌發了建立一個既能在民主團結、和平建國中發揮作用,又能維護自身利益的政治組織,您以為如何?
冷 遹 您說的對,在過去,中國的平民曾經表現出來偉大的力量。像辛亥革命、北伐、和現在的抗戰、哪一場勝利不是平民流血換來的,所可惜的是他們沒有自己的組織。事情完了一哄而散,于是惡勢力死灰復燃,政客官僚們投機取利國家在開倒車,平民自己在受罪。
姚維鈞 這種循環是萬萬不能再發生了。
黃炎培 所以。工商界的朋友們想成立一個自己的政治組織,我們一些同仁,醞釀在國訊同志會的基礎上成立一個新政黨,來團結廣大工商業者和科教文方面的同仁。
[敲門聲?;蒲著囁?,來人是王世杰。
黃炎培 王部長?你怎么來?
王世杰 黃任老,聽說你的府第被一幫小人騷擾了,我從各個角度都該前來看看。兄弟是國民參政會的秘書長,一位德高望重的參政員的家被搜查,我能坐視不見嗎?
姚維鈞 請坐,王先生。
王世杰 謝謝。
[王世杰落座。
王世杰 黃老,蔣委員長要我代他向您道歉,完全是幾個當差人的胡作非為,已經依法嚴辦了,政協綜合組會議的主席孫科先生在會上指示說:搜查參政員黃炎培的行為是給國民黨頭上抹灰,嚴重破壞蔣委員長的威信。我特來知會一聲,明天在中央日報上發表篇有關報道。
姚維鈞 王先生,請用茶。
王世杰 不客氣?;評?,請您顧全大局。不要跟小人一般見識。古往今來,有過許多惡奴欺主的事,會讓人氣憤的。
黃炎培 王部長,這幾個搜查我住處的人不是我的奴,要是奴,也是你國民政府的奴,沒有主人的命令他敢隨便咬人嗎?
王世杰 黃任老,大人不記小人過,世杰今天來,可以說代表蔣委員長,代表參政會,還代表孫科,為這件不愉快的事,向您道歉。冷先生,您說呢?
冷 遹 黃老身為參政員,住處都得不到安全的保障,要是尋常百姓呢?
王世杰 冷先生,古人云:地罷手市且罷手,不要等到眼前無路時再回頭,那時就晚了,您說對吧?
黃炎培 多謝你的關照。
王世杰 對,黃老是個明白人。
黃炎培 我是個明白人?哈哈哈哈,我知道今后該怎么做人了……
(暗轉)

(畫外音)在遷川工廠聯合會辦公室,黃炎培、胡厥文、黃默涵、章乃器、孫起孟、施復亮等人,在積極籌劃成立一個以民主建國為己任、代表工商界人士和文化界愛國人士利益的新政黨。

第四場
[人物:黃炎培、章乃器、胡厥文、孫起孟、胡子昂、冷遹、王世杰。
[重慶,遷川工廠聯合會辦公室。
[有寫字臺,章乃器伏案寫作,孫起孟領胡厥文上。
章乃器 (起身)胡先生。
胡厥文 章先生,請坐。
章乃器 任之老去政府方面征詢成立民主建國會的意見了。
胡厥文 這件事恐怕要節外生枝了。你看今天的報紙,民主政團同盟已被政府&l責任編輯:舒良誠

{ganrao}